China Desk / 服务&信息 / 新闻 / 中国投资者在跨国并购交易中面临的文化挑战

中国投资者在跨国并购交易中面临的文化挑战

中国投资者在跨国并购交易中面临的文化挑战

中国投资者在跨国并购交易中面临的文化挑战

自2005年起,中国投资者在欧盟的投资活动日益增长。尤其是中国与中东欧国家“16+1”合作机制于2012年建立后,中东欧国家已成为中国境外投资的理想目的地之一。

在这些境外投资活动中,由中国国有企业实施的大额并购交易十分引人注目。一项跨境并购交易需要考虑许多因素,而在中东欧国家实施跨境投资则需要注意一个重要的历史和政治问题:中东欧国家曾进行大规模的私有化。

作为一个法律术语,私有化是指一国的生产性财产,通常是公共事业和大型工业企业,的所有权转移到私人企业的过程。换言之,私有化是一个所有权易主的过程,发达与发展中国家政府均实施过私有化活动,尤其是中东欧国家。

在中东欧国家,私有化是一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时出现的特殊现象。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前社会主义国家将全部生产性财产的所有权收归国有。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后,为了满足市场经济的需求,中东欧国家实行了大规模的私有化。这些私有化项目给中国投资者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难题:模糊的所有权。

在私有化过程完成后,中东欧国家的目标公司普遍拥有较为复杂的股权结构,且公司真正的所有人往往隐藏在众多法律文件背后,身份不明。因此,识别目标公司真正的所有人是法律尽职调查的首要目标之一。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目标公司所有权状况清晰,也不能解决跨境交易中的全部问题。在大型的跨境收购,尤其是跨文化区域的收购交易中,在项目所涉及的每个法域聘请资深律师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项目的谈判过程远复杂于法律文件的起草,因为在项目谈判过程中,参与谈判双方的文化差异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一般来说,文化差异包括不同的出发点、不同的法律文化背景以及不同的思维方式。

首先,中国投资者与欧洲企业家在交易中的出发点不同。对于中国投资者,特别是国有企业投资者来说,他们实施的境外投资活动不仅仅传递商业或经济信息,更包含政治意图。但在决定出售企业后,欧洲企业家一般只关注某项交易所产生的商业和经济利益,因此倾向于尽快完成项目交割以使得交易风险最小化。相反,中国投资者会考虑许多因素。对于他们来说,在欧洲的每项投资活动都不仅仅是商业或经济行为,更是政治和宏观发展规划行为。因此,中国投资者的决策过程通常长于欧洲企业家的预期。此外,耗时的谈判过程会挑战谈判双方的信心和相互信任。因此,从实务角度出发,一个熟识中东欧目标企业真正所有者,同时对中国企业特殊的出发点有深刻理解的中间人会在整个交易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其次,中国投资者与欧洲企业家成长于不同的法律环境,因此,他们对法律文件持不同的态度和理解,这种不同根深蒂固。简而言之,对于欧洲企业家来说,每份已签署的协议都是神圣的法律文件,他们会竭尽所能地遵守该文件;而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因他们视法律文件为表达其内心意图的外化工具,所以法律文件中的条款总有可修改和改进的空间。这一区别也增加了谈判过程的时间和复杂性。

最后,亚洲人与欧洲人不同的思维方式会加剧交易的复杂性。人际沟通是从事商业活动的核心,在由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员参与的重要跨境交易中,思维方式和习惯的重要性不容小觑。为了加快中国投资者与欧洲企业家之间的谈判进程,深入了解中欧谈判双方的思维方式至关重要。

在过去的几年里,日益增多的从中国流向中东欧的资本证明了中国投资者商业决策的成熟性。大多数对中东欧感兴趣的中国投资者都有能力充分地了解当地市场,并将自身需求与当地技术完美结合。因此,对中东欧的中国投资者来说,选择合适的目标公司并非难事。但正如上文所示,中国投资者面临的困难是贯穿交易全程的文化差异。由专家设计的有效解决方案会促进跨境交易的进行,也会为下一步合作提供更多机会。相反,忽视文化差异则可能带来谈判随时破裂的风险。

阅读文章